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所在位置

灵丘“4﹒15火灾案”六大谜团:政府行为令人费解
2018-06-13 14:44:03 来源:网络转发作者: 浏览:918 评论:0

  近日,山西省灵丘县“4﹒15火灾事故”火透了舆论场,短短两个月内,中国之声、澎湃新闻、凤凰新闻、网易、腾讯、搜狐、头条、新浪、民生焦点、现代法制报道网等几十家媒体,已经连续报道了四次。一件本不复杂的火灾事故,在几十家媒体的热切关注下,在县长罗永山同志亲自指示下,由消防队、林业局、公安局、供电公司、镇政府等多个部门联合成立的调查小组,整整忙乎了两个月,仍未得到解决。这种如果让习总书记看到,肯定十分生气的现象,在灵丘县是空前未有的,在全国恐怕也是罕见的。至于吃瓜群众,更是看不清,看不透,迷雾重重,忧心重重。
 其实,灵丘县“4﹒15火灾事故”本身简简单单,明明了了,并没有什么谜团存在,重重谜团却在整个处理过程之中。
从有关新闻中得知:灵丘县武灵镇庄头村民刘增宝在该县齐女士10余亩油松苗木旁,私开石料加工厂一处,并在未告知齐女士的情况下,私自在其苗木地里架设变压器两台。2018年4月15日,变压器突然失火,将近1万株3米多高的苗木烧毁。
刘增宝曾系武灵镇庄头村党支部书记,在位期间,无视法律,从事非法生产炸药生意。因其私炒炸药发生爆炸,将县城北环路边的一处3层楼房瞬间夷为平地,整个县城,振动强烈,全城人惊恐万状,误以为发生了地震。这是灵丘史上从未有过的一次恶性事件。刘增宝因此被免去村党支部书记并被判刑,但因假装炸坏了一只眼睛而骗得了保外就医。近几年,灵丘县虽然属京津冀环保督查范围,但其仍然敢非法经营石料加工厂,并敢在不告知苗木地主人的情况下,非法架设变压器。更为奇特的是“4﹒15火灾事故”发生两个月以来,在全国几十家新闻媒体的连续四次关注下,在县长罗永山同志的亲自过问下,在县里十几个部门的共同参与下,此事故的处理竟然还没有正式进入法律的轨道,县政府就连哪怕是对刘增宝轻描淡写的行政性批评也没有作出。
刘增宝何须人也?村霸乎?黑社会乎?不得而知,这个须得政府公安部门调查得出结论方可得知。笔者在此,就此事件指出以下谜团。
第一谜团:公安部门为何不敢立案接手此案
齐女士在得知自己的苗木发生火灾后,曾向武灵镇派出所报案,接待她的工作人员说,此事应由消防队管,不属于武灵镇派出所管理。这是她第一次被踢皮球。
齐女士打110报案,公安消防部门并未立即出警。她亲自到灵丘县消防大队报案,工作人员告诉他这个案件不属于消防大队管理,让他去林业局去处理此事。这是她第二次被踢皮球。
齐女士去了林业局派出所,工作人员说,你的林地属于非林地苗木,应由当地派出所管理。她第三次被踢皮球。
齐女士第二次到武灵镇派出所报案,一工作人员说:50万元以上的案件,我们管不了,你们得到刑警队报案。这是她被第四次踢皮球。
齐女士来到刑警大队报案,接待她的工作人员看她手里拿着手机,问:“你是不是录音哩?”立即从她手里夺走手机。然后说:“未接到110指令,不予立案。”这是她第五次被踢皮球。
直到现在,灵丘县的公安部门还没有一个单位立案侦察此案,令人费解的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案件,公安部门为何不敢立案接手此案?懒政乎?还是另有隐情乎?
第二个谜团,灵丘县消防大队为何自今未敢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根据公安部《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三十二条“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应当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自作出之日起七日内送达当事人,并告知当事人申请复核权利。”
齐女士曾向灵丘县消防大队薛志国大队长提出制定《火灾事故认定书》,薛志国以制定《火灾事故认定书》要负法律责任为理由,拒绝了她的请求。两个月过去了,灵丘县消防大队仍没有依法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书》。没有确定这次火灾的性质,即到底是一件刑事案件,还是一件民事案件?
薛志国大队长的态度令人费解,他到底是怕负法律责任?还是另有隐情? 不过,可以肯定,消防大队在火灾定性方面的不作为,使得此事件一开始就偏离正确的法制轨道。
第三个谜团,罗县长为何突然指示消防队不再处理此事,而改由让王怀忠副县长处理此事?
 齐女士在向县公安部门多个单位报案未果的情况下,曾向灵丘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反映问题,这些单位只是作了登记,并未作出任何答复。此后,她又向大同市市长热线、山西省林业厅、山西森林局打电话反映此事。此事到底该由哪个部门立案解决,仍没有明确答案。无奈之下,她向新闻媒体反映了此事。
在几十家新闻媒体以《灵丘一老板非法安装变压器,引发火灾烧毁苗木——受害者投石无门,十部门回应此事我们不管》为题,报道了此事。第二天,灵丘消防大队通知她到消防队去。大队长薛志国对她说:“你们这个事,我们不是不管,我们要管,我刚刚从罗县长那儿回来,这不,罗县长已对树苗失火一事,作出批示,让消防、林业、公安进行处理。”让我不要再乱打电话,也不要炒作,耐心等待处理结果。
数天后,在林业局工作人员主持下,双方当事人共同清点烧毁苗木数量。清点完以后,林业局工作人员赵学敏,拿出一张没有填写任何内容的空白表,让齐女士签字,引起齐女士警觉,没有签字。次日,林业局通知齐女士,到林业局在勘验检查笔录上签字,齐女士看到勘验检查笔录内容仅限于苗木数量一项内容,所以签了字。
此后,齐女士天真地以为,此事会依照由消防部门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书》然后根据火灾性质进入下一个法律程序,依法进行处理。令齐女士没有想到的是,5月10日,灵丘消防大队再一次通知她到消防队去,队长薛志国告诉她:我已把前期工作情况向罗县长作了汇报,罗县长指示,此事由王怀忠副县长全权负责,消防队工作已告一段落,以后此事不要再找消防了。让她找王怀忠副县长处理此事。
罗县长为何突然指示消防队不再处理此事,而改由让王怀忠副县长处理此事?此种改变,依据何种法律的何条何款规定做出?是否另有隐情?
第四个谜团:王怀忠副县长作为可能影响公正审查审理“4﹒15火灾事故”敏感人物,为何不主动回避?王怀忠从始至终为何不把这件事纳入正常的法律轨道?
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试行)》第四十七条规定“严格执行回避制度。审查审理人员是被审查人或者检举人近亲属、主要证人、利害关系人,或者存在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查审理情形的,不得参与相关审查审理工作,应当主动申请回避,被审查人、检举人及其他有关人员也有权要求其回避。选用借调人员、看护人员、审查场所,应当严格执行回避制度。”
王怀忠副县长在灵丘县纪检委与刘增宝的弟弟刘向阳曾工作10多年之久,并曾同为灵丘县纪检委副书记,他们与刘增宝关系特殊,在此一事件中,本应该主动申请回避。可王副县长并没有主动申请回避。不仅如此,他一没有让消防部门依法作出《火灾事故认定书》,二没有安排其他执法部门处理此事。而是让罗永山县长原先指示处理此事的公安、消防、林业部门放下此事,一脚把皮球踢给了武灵镇政府。至此,此事的处理,更加严重地偏离了正常的法律轨道。
第五个谜团:武灵镇政府为何不打开法律大门解决此事,而让一个毫无法律资质的普通的工作人员调解此事?
齐女士说,对于此事件,她一直在寻求法律途径解决,反对进入任何非法律途径解决此事:一开始到公安部门报案,人家不给她立案。去县委、去政府、去人大,去政协反映问题,向省市有关部门打电话,图得也是寻找法律途径解决此事。罗县长出面了,本以为法律的太阳升起来了,不曾想事情中途拐了弯,半路跳出来个程咬金——王怀忠副县长。王县长与刘增宝的弟弟关系特殊,本应主动申请回避,而王副县长却让原先插手处理此事的公安、消防、林业等部门一边去,一脚把皮球踢给了武灵镇政府。武灵镇政府本应打开法律的大门,依法公正处理此事,如让武灵镇派出所立案调查等。而武灵镇政府的法制大门仍然紧锁着,指定一名叫杨忠明的普通工作人员调解此事。杨忠明给齐女士打来电话,告诉她说,王怀忠副县长刚给我们开了协调会,让武灵镇负责处理此事,武灵镇决定由他具体负责此事。让他将双方叫在一起进行调解,齐女士告诉他,按照法律程序,还未走到调解这一项,而且他本人也没有法律资格处理此事。因此不参加由他主持的调解。
   杨忠明可能是一个很会来事的工作人员,虽然齐女士明确表示不参加由他主持的调解,但他还是给齐女士的手机上发了一个这样的信息:“齐女士,我是武灵镇杨忠明。关于你与庄头刘向旭火灾赔偿纠纷调解一事,我已于昨天上午约见了刘向旭,并告知了你对赔偿标准的述求。但刘向旭认为你提出的标准太高,他不同意,本次调解无法达成协议。”
对此,齐女士说:我认为杨忠明无调解资格,坚决拒绝调解,从来没有让他向刘增宝转告所谓“我的赔偿述求”她怕杨忠明设套,所以没再理他。
第六个谜团:政府和刘增宝在回答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有没有说假话?
齐女士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向“中国之声”进行了反映。“中国之声”对此事进行采访后,发表了《山西企业非法安装变压器引发火灾,烧毁他人苗木,这事归谁管》的报道。报道称:
1、 县政府向 “中国之声”发文称,4月23日至27日,调查组根据现场勘验结果相继出具了火灾勘验说明和检查笔录,双方当事人对勘验说明都表示认可。
齐女士称:我从来没有对灵丘消防队给我的“‘4.15’庄头村苗圃火灾勘验说明”表示认可。他们给我的勘验说明既没有认定肇事人,也没有认定责任单位、责任人,更没有责任追究。是属于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火灾的性质是什么?都没有认定,我怎么能认可呢?
2、 县政府回应说,双方当事人对勘验说明都表示认可,但在赔偿金额的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
齐女士称:我一直认为,解决火灾事故的关键是有关部门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这是前提。因为县里一直拒绝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所以赔偿便无从谈起。因此,我从未参加过任何政府部门的调解,也没参加过任何个人主持的调解,至于政府为什么这样回答媒体令人费解!我希望灵丘县政府拿出他们所谓我对4.15火灾事故赔偿进行调解的证据来,为此,我对政府的公信力表示怀疑。
3、 刘增宝在回复“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挪变压器不是我为了办厂子或者搞别的。现在哪个变压器,是我们几家的民用电和机井用电。我挪变压器,是因为县里面修路,把变压器的地方给占了,让挪变压器,挪到了我和他的地畔上,我也没有想到会引起火灾。”
齐女士称:刘增宝在我的苗地隔壁进行石料加工至少有十来年了。变压器附近根本没有居民,也没有什么机井。他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掩盖其违法办石料加工厂和非法安装变压器的事实,企图逃避法律的处罚。记者可以过来调查,也可以询问附近百姓。
政府和刘增宝在回答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到底有没有说假话?这是此事件的又一大谜团。
人们可能不会想到,发生在山西省灵丘县这个普普通通的“4.15火灾事故”并不是什么重大特大事故,可是在灵丘县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却闹得纷纷扬扬,迷雾重重,扑朔迷离。
齐女士称:对此事件的处理,她没有别的,只有三个希望。
一、希望依法对4﹒15火灾案件,做出《火灾事故认定书》这是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最基本要求,希望得到尊重。
   二、我不与刘增宝作任何形式的调解,希望一切依照法律办事。
   三、因王怀忠副县长与刘增保的弟弟刘向阳关系特殊,他们同在灵丘纪委工作多年,且同是灵丘纪委副书记,希望王怀忠副县长回避。
据称,山西省经过一段塌方式腐败之后,已变得清风正气。齐女士这点儿希望也并不过分,相信她的愿望能够实现。

本文编辑:城市焦点
内容纠错:(9:00--17:30) 在线纠错
转载请注明内容来源:区县资讯网>> 灵丘“4﹒15火灾案”六大谜团:政府行为令人费解
本站声明:本网未注明“区县资讯网讯”的作品,系由网友转载、采编于其它媒体,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意思,一切责任由发布者承担,与本站无关!转载本网作品应在法律准许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区县资讯网”。违反本网规定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浏览发现文章有虚假、侵权、需纠错的请在正常工作时间内点击“内容纠错”沟通纠错!
本文标题:灵丘“4﹒15火灾案”六大谜团:政府行为令人费解
】【 打印 繁体】【投稿】 【 收藏】 【 推荐】【 举报】【 评论】 【 关闭】 【 返回顶部
上一篇山西肛肠肛泰医院小病大看基本手.. 下一篇山西灵丘4.15火灾再引争议 当事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